河南快赢481选号方法

四川省作家協會主辦     

您當前位置:首頁 >> 慶祝建國70周年

譚楷:華西壩往事

編輯:鄧青琳 | 時間:2019-05-27 | 來源:蔣藍 | 瀏覽量:2021

【提要】

    成都兩位研究華西壩文化的知名人文學者,先是岱峻,后是譚楷。如果說岱峻的研究更偏重于歷史、學理的梳理,那么譚楷則更關心對人與事的呈現和細節復活。

    華西壩作為成都近現代史上重要的文化地標之一,不僅是中西文化交流的重鎮,也是中國現代教育和現代醫學的起源地之一。譚楷筆下的華西壩見證了百年成都“西風東漸”的歷史,更見證了抗戰時期知識分子的風骨。

    現代成都科技、文化自此發軔,方有今日天府文化之繁盛。

 

【嘉賓】

    譚楷,本名胡世楷,1943年生于四川中江,在華西壩度過童年和少年時光。曾任《科幻世界》雜志社總編輯,獲“中國科幻終身成就獎”。著有《孤獨的跟蹤人》《讓蘭輝告訴世界》《我是大熊貓》《西伯利亞一小站》《楓落華西壩》等多部作品。《讓蘭輝告訴世界》獲第十三屆精神文明建設“五個一工程”圖書獎、四川省第十三屆精神文明建設“五個一工程”特別獎;《我是大熊貓》獲全國第三屆科普作品一等獎并被《中國日報》評為2013年“中國十大好書”;《倒爺遠征莫斯科》獲《人民文學》創刊45周年報告文學獎。

 

【對話】

    成都,是我的故鄉

    每年金秋,分布在世界各國的昔日華西壩的“洋娃娃”們必在多倫多一家中餐廳聚會,談中國、憶成都、品味川菜,唱四川的童謠……

 

記者(以下簡稱記):是什么促使你寫作《楓落華西壩》一書的?

譚楷(以下簡稱譚):2013年6月9日至12日,由全國友協支持,四川省友協、成都市友協、大邑縣委和縣政府、加拿大駐華使館、加拿大駐重慶總領事館共同舉辦的“加拿大友人回家”暨“百年歷史影像館開館儀式”活動在成都大邑縣新場鎮舉行。加拿大駐華使館公使唐蘭女士一行3人、加拿大友人代表團一行29人來川出席活動。我看到昔日華西壩上的“洋娃娃”們,如今幡然已成白發老翁或老嫗,彼此不禁感慨萬千。他們幼年時都曾就讀于成都加拿大學校(即Canadian School,簡稱CS學校),因此他們自稱為“CS的孩子”。1909年3月9日,CS學校在成都四圣祠北街開學,最初只有5個學生,其中4個加拿大人,1個美國人。后來學校不斷壯大。1918年CS學校搬遷至華西壩的華西協合大學校園內。1939年抗戰期間,為躲避日軍轟炸,學校搬到了離成都一百多公里之外的仁壽。

    從1909年到1949年,CS學校招收了近千名學生,學生們的奶媽、保姆都是四川人,他們能說一口標準的四川話。

    當時在四川工作的黃思禮、啟道真和云從龍回加拿大休假時發起建立了CS校友會,此慣例被其后代傳承,擁有80多年歷史。每年10月第三周的星期六,分布在世界各國的校友們必在多倫多的一家中餐廳聚會:談中國、憶成都、品味川菜,唱四川的童謠……他們說“成都,是我的故鄉!”有的老人逝去后,還拜托家人把骨灰悄悄撒在華西鐘樓的荷花池。華西壩,維系著他們濃濃的鄉愁。那種血濃于水的鄉愁,就是我寫作這本書的“觸媒”。


記:人民南路三段16號14棟這幢老建筑,有什么故事?

譚:這是原華西協合大學教務長和財務主管云從龍的故居。在華西壩,云從龍家的閣樓曾是一個紅色圖書館,收藏的書刊供進步學生隨時閱讀。他是當時中共地下黨川康特委主要領導人張友漁和馬識途的好朋友,為當時成都地下黨報紙提供辦報場地和設備。馬識途得知我要去多倫多拜訪云從龍的兒子云達樂,還專門錄了一段音頻以表達對云從龍的感謝。錄音中馬識途說:“你的父親幫助我們(地下黨)做了很多工作,我到現在都很感激他。”


記:你見到云達樂了嗎?

譚:云達樂得知我來自華西壩,感念萬分,當場拿出一雙干凈的草鞋給我看,說:“那時CS的小孩穿的都是草編鞋。”頭發雪白的云達樂一直珍藏著那占有他重要回憶的草鞋,好多CS的孩子都跟他一樣,對華西壩的日子念念不忘。直到現在,CS的老小孩們都還對仁壽芝麻糕情有獨鐘。我去多倫多見他們的時候都會捎帶一點,給他們嘗嘗兒時的味道……


記:現在四川大學華西校區校南路7號的原居住者是蘇繼賢。

譚:蘇繼賢是華西建筑系主任、華西建筑的總設計師,人稱“蘇木匠”。2016年8月15日,一封來自加拿大的聯名感謝信,遠渡重洋,送達成都有關領導。聯名寫信人共有9位,從59歲到101歲,他們都是在成都出生并成長的“CS的孩子”及后人。因為聽說位于人民南路三段16號14棟和四川大學華西校區校南路7號,這兩處老輩們曾經居住過的故居依然保存至今,并有可能列入政府的保護范圍,他們非常感動。而CS學校舊址已在2014年被列為成都市歷史建筑,進行了修繕保護。他們在信中寫道:“我們愛成都的所有人,想要問候每一個將時間與精力貢獻于保護歷史文化建筑的人們。”

    這封信的聯署者有101歲的伊莎白。她的家族有五代人在中國生活過,其中兩代人出生在中國。校南路7號的老房子,就是她的童年住所。也有人稱“蘇木匠”蘇繼賢的孫女,她的父親曾任加拿大駐中國第二任大使。他們一家也住過校南路7號。

    這塊“最中國”的土地

    這里沉積著深厚的歷史文化,飄散著千年梅花的幽香,飽經戰爭的硝煙,成了一片“最中國”的土地……


記:當時華西協合大學是如何選址的?

譚:錦江以南,有一座南臺寺,冷冷清清,兀自聳立于一大片野墳與農田之中。上溯到漢代,這里林木蔥郁,溪流縱橫,被稱為“中園”,是三國劉備的游樂之地。孟昶在蜀稱帝時,建有別苑。南宋陸游居蜀地多年,在一首詩的序中說道:“故蜀別苑在成都西南十五六里,梅至多,有兩大樹,夭矯若龍,相傳謂之‘梅龍’。”陸游所描繪的“梅至多”的景觀,雖遭明末戰亂的破壞,但梅花依然挺立,延續到20世紀抗戰爆發之時。華西口腔醫學院老院長王翰章回憶,當年的廣益中園的一部分,廣益學舍四周有好大一片梅林。冬末春初,蠟梅、白梅、紅梅、綠梅、朱砂梅次第開放,幽香襲人,清芬遠播。時任華西協合大學中文系教授的著名學者、詩人繆鉞曾有詠嘆廣益梅花的《念奴嬌》一詞傳世。這片土地,沉積著深厚的歷史文化,飄散著千年梅花的幽香,又飽經戰爭的硝煙,真是一片“最中國”的土地!

    1905年,華西協合大學臨時管理部成立,由畢啟、啟爾德和陶維新等著手籌建大學,遂選中了南臺寺以西這一大片土地,從1905年獲得第一塊170多畝的土地到1930年擴大到一千畝,一所與國際接軌的綜合性大學終于建成,成都老百姓將這塊土地親切地叫作“華西壩”。


記:1943年夏天,陳寅恪與夫人唐筼帶著3個女兒從桂林出發,經貴陽過重慶,到達成都,已是該年的歲末,“殘剩山河行旅倦,亂離骨肉病愁多”,陳寅恪的詩記錄了這一國難時節的流離之旅。

譚:陳寅恪是受成都燕京大學之聘來蓉的,同時受聘于華西大學中國文化研究所任特約研究員。這年冬,成都燕京大學校長梅貽寶在學校的周會上說:“我校遷徙西南,設備簡陋,不意請得海內著名學者陳寅恪先生前來執教。陳先生業已到校,即可開課。這是學校之福。”不久教務處公布了陳寅恪所開課目:《魏晉南北朝史》及《元白詩》,后又開《唐史》《元白劉詩》。由于聽課學生太多,授課地點改為城外華西大學廣益學舍大教室。

足蹬布鞋、一襲棉袍的陳先生行走在壩上,便是壩上的一道風景。在此期間,陳先生除了上課,基本上完成了《元白詩箋證稿》一書。他憑其精深的根底和史學素養,把史學和文學打成一片,以詩證史,以史證詩,融會貫通,在史學和文學研究中開創了一條新路。在華西壩一年零九個月的時間里,陳寅恪完成了12篇重要論文,這是他抗戰期間最為高產的一個時期。

來成都時,因過于用功,陳寅恪右眼已壞掉,殘存的左眼也在華西壩失去了光明。1944年冬的一天,正在家中的陳寅恪忽覺眼前漆黑。正好有課,他只好叫長女陳流求去通知校方,今日不能上課了。1945年8月抗戰勝利,目盲的陳寅恪聽著華西壩鐘樓的鐘聲,不禁生出“破碎山河迎勝利,殘余歲月送凄涼”的無限感慨。

 

記:陳寅恪女兒陳美延對你回憶過當“牧羊姑娘”的往事。

譚:我叫她“陳小孃”,她就像在說昨天發生的事:“我跟黑山羊一見面,彼此都沒有好印象。它拿眼睛瞪我,一副古古板板的樣子,它腿上有殘疾,走路一瘸一拐。我拽著繩子,讓它往東,它偏往西。我個頭小,拽不動它,只有順著它,它愿走哪兒走哪兒。每天早上,兩個姐上學去了,我就牽著它在廣益壩吃草。其實,鮮嫩的青草不算它的最愛,最愛吃的是人家院子用來做隔離的刺籬笆……后來黑山羊生下了兩只小羊羔。我媽袖子一擼,當上了接生婆。黑山羊挺兇,要踢人,只能綁在欄桿上擠奶,除了喂兩只羊羔外,還能擠一碗奶。為了正常出奶,白天讓它吃夠了青草,晚上還給它吃點細糠碎米。它躺在門外樹蔭下反芻的時候,姐姐回來了,我爸回來了,它會咩咩叫上兩聲,算是打了個招呼。我背了個大竹簍,一邊放羊,一邊拾些樹枝,背回家去當柴火;我媽在院子里開辟了菜地,種上蠶豆、青菜、西紅杮,節省一點開支。那時看病、買藥占了很大一筆開支。半個月才打一次牙祭,吃一次葷菜,冬天里主菜吃紅油菜、紅蘿卜,總吃不厭……”

 

記:那個時代的教授生活是很簡樸的。

譚:不僅是中國籍教授,洋教授也是如此。副校長蘇道璞博士不坐滑竿,更不坐轎子,認為“很不人道,除非有病走不動,否則我永遠不會坐。”

 

“中國檸檬之鄉”追根溯源 

1929年鄒海帆將第一株檸檬樹苗帶回家鄉,成為安岳1000多萬株檸檬樹的“老祖宗”……

 

記:安岳縣檸檬種植面積達52萬畝,檸檬鮮果產量達60萬噸,產量、規模、市場占有率占全國80%以上,是當之無愧的“中國檸檬之鄉”。追根溯源,檸檬何時落戶安岳?安岳為何成為“中國檸檬之鄉”?

 譚:這得從林則的弟子鄒海帆說起。1907年,鄒海帆生于四川省安岳縣,父親鄒江亭是位中醫。鄒海帆入校不久就發現生物教授丁克生家的院子中有一株從未見過的果樹,翡翠般的綠葉間掛滿了黃澄澄的果實。丁克生說,這是尤力克檸檬,原產于馬來西亞,經改良后成為歐美普遍栽培的水果,對治療壞血病有奇效。

     鄒海帆感覺到這種酸中帶苦的水果,肯定會成為藥效極佳的一味中藥,便萌生了引種的想法。他從丁克生那兒獲得一株幼苗,種在家鄉的院落中。檸檬長勢喜人,一掛果便轟動四鄰,鄉親鄰里紛紛沖著鄒江亭要樹苗。后來,經學校同意,鄒海帆在鐘樓與一教學樓的空地上開辟了一塊苗圃。檸檬扦插極易成活,一兩年便是綠油油的一片。據《安岳縣志》記載,1929年,鄒海帆將第一株檸檬樹苗帶回家鄉種下,成為安岳1000多萬株檸檬樹的“老祖宗”。

    為此,安岳縣政府特意在華西壩種植了兩棵檸檬樹,以紀念這位故鄉先賢。

 

【手記】2019年5月11日 成都

 

    成都有兩位研究華西壩文化的知名人文學者,先是岱峻,后是譚楷。我采訪岱峻時,他問我:金堂的廣柑、龍泉山的水蜜桃、幸福梅林的梅花出自哪里?成都第一個聽診器、第一例牙科手術是怎么產生的?成都人愛喝茶,鶴鳴茶館有怎樣的歷史?園林是怎么設計的?自來水怎么引進的?四川大學博物館是中國高校之最,不是之一。川大博物館有5萬多件藏品,90%以上是從華西壩接收過去。成都現代化的開始和轉折,都和華西壩相關。

    如果說岱峻的研究更偏重于歷史、學理的梳理,那么譚楷則更關心對人與事的呈現和細節復活。記得3年前在青峰書院的一次雅聚上,我和幾位朋友聽譚楷講華西壩故事。他在壩上生活了大半輩子,像熟悉自己的掌紋一樣熟悉那里的建筑、道路、布局,甚至一草一木。談至動情處,他眉飛色舞,臉色紅潤,眼里精光飛動……這一方面得益于他的父親胡永驤在華西壩學習工作了48載,使他獲得耳提面命的機會,見識了一般人無法躋身的西學風化,另外也得益于他一直留心有關華西壩文化的研究,并積極介入華西壩古建筑保護的研究與呼吁。當時我就猜想,譚楷一定在寫一本大書。

    果然,2018年5月,譚楷完成了40多萬字的紀實文學《楓落華西壩》。秉承一貫的“不撿落地的桃子”的采訪宗旨,譚楷先后四次前往加拿大,拜訪締造華西壩的加拿大醫學家以及多位后人,搜集了大量第一手史料,孜孜以求,終于拿出了這樣一部扎實厚重之作。

    在我看來,《楓落華西壩》最大的貢獻,在于用歷史文獻和文學田野的調查方法,拭去歲月蒙在華西壩的塵灰,使那些清貧自守、救死扶傷的坦蕩情懷,與勵精圖治、百折不撓的學人精神,重見天日。

    11日下午,我與譚楷在華西口腔醫院門口碰頭,然后各騎一輛單車,在他的帶領下,一邊在老建筑群里游歷,一邊采訪。

    譚楷說,加拿大人和華西壩淵源頗深:華西協合大學創辦人大多來自偉大的國際主義戰士諾爾曼·白求恩的母校多倫多大學。據《華西醫科大學校史》介紹,華西協合大學先后有過外籍教職員192名,其中加拿大籍人數最多,達92人,其中包括西醫入川的開創者與創辦華西協合大學的啟爾德博士,他是前往中國的志愿者;啟爾德的第二任妻子啟希賢是多倫多大學女子醫學院的醫學博士和通訊院士;中國口腔醫學的開山鼻祖林則以及他的同事唐茂森、安德生、吉士道、劉延齡,全都是多倫多大學皇家牙醫學院博士;華西內科的奠基人楊濟靈、華西藥學系的創始人米玉士、華西外科的開拓者胡祖遺等同樣是白求恩的校友。

    譚楷正在考慮寫華西壩的下篇,主要展示中國人在華西壩的故事。

    走到一幢青磚樓前,他把自行車一鎖:“走,進去看看。這里的故事太多了……”


大家都在看 MORE>>
校園文學聯盟 MORE>>
河南快赢481选号方法 本彩网旧版走势图 广西快3号码和值预测 乐彩彩票破解 金猪派对中的超级彩金怎么选 北京快乐8分开奖结果 最新梭哈中文版 安卓 1元提现游戏 微信 斗牛的软件叫什么 秒速飞艇怎么计算 炸金花手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