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快赢481选号方法

四川省作家協會主辦     

您當前位置:首頁 >> 文學川軍新作

第三世界

編輯:鄧青琳 | 時間:2017-08-11 | 來源:四川作家網 | 瀏覽量:2267

書名:第三世界

作者:英布草心

出版社:四川人民出版社

出版時間:2017年8月

ISBN:9787220102691


【內容介紹】

守護一個世界,比開創一個世界更難!

中國宋代西南一隅,彝族先民聚居的涼山地區,相比于宋朝和西夏,只是鮮為人知的第三世界。

年僅15歲的法師后代魯,因緣聚會成了狄查莫部落大首領偉扎的帶兵官。

歷經無數次征戰,帶兵官魯救回了被搶的偉扎大首領的太太,并逐漸成長為一統彝族地區的土王。

可成為土王的魯依然有許多的不滿和遺憾,他的后代仍然紛爭不休。

垂暮之年,土王魯走遍整個彝族地區,一心一意編寫經書,希望神性的指引能讓彝族地區永得安寧。


【作者介紹】

英布草心,彝族,漢名熊理博,1981年生于四川大涼山,系中國作家協會會員、四川省作家協會會員、巴金文學院簽約作家。先后在《芳草》《民族文學》《西藏文學》《星星》《草原》等文學刊物發表文學作品,著有長篇小說《瑪庵夢》《虛野》《大者》,詩集《愛的音律》等。長篇小說《瑪庵夢》獲四川省涼山彝族自治州第五屆五個一工程獎,長篇小說《虛野》獲第六屆四川少數民族文學獎。現為《民族》雜志編輯。


【目錄】

第一章

外面,雪花時下時停。狄查莫的天空跟著雪花時下時停變得時明時暗。還有更大的雪在后面等著哩。土王魯舉目望過客廳大門。他的舉目一望中有冰凍的往事在來來回回。這么一個嚴寒的狄查莫,所有回憶與期盼都精雕細琢了自己的漫長。

第二章

古呵——古呵!神靈之雁古嫫阿芝呵,你的故鄉在古重重俄,你的一路可經過狄查莫?你可看見甘梔妹妹在沼澤地放豬?你可看見偉扎大首領在寨子里請客?你可看見嘉朵公主在院子里撒嬌……

第三章

旗雅的眼睛、耳朵、鼻孔、嘴巴等部位上鮮血如山泉般汩汩流淌。他怨恨地看了帶兵官魯一眼,無奈地閉上了眼睛。

天邊,黃昏的影子正慌慌張張地趕來。

第四章

一切在來的路上相離。憂傷的路沒有盡頭。一團一團的愛包圍著迷路的孩子,就像當初的夢。漫無邊際的雪花鋪滿昔日的山野,喝醉了酒的幸福躺在恥辱與嘲弄的身旁。

第五章

當我開始憎恨自己的懦弱無知,愛已病入膏肓。我恨自己。我巴不得把所有的愛與思念都給你,想把心敞給你看。我已陷入愛情的泥淖,沉迷在你給的點滴回憶里,喜怒哀樂都跟隨你了。

第六章

霧并沒有散去。伊索的天空在寒風瑟瑟中漸漸暗淡。帶兵官魯看了看沙加拉。沙加拉也看了看帶兵官魯。我們應該打回狄查莫了。帶兵官魯想。帶兵官魯和沙加拉太太回到潘卡大首領宅邸。

第七章

嘉朵公主嫁給嘎植已經十二年。她沒有為嘎植生下半個兒子。她一直想方設法逃跑。她逃了被抓,抓了又逃。她嫁給嘎植十二年,逃了十二年。她從來不放棄逃。她每逃一次,嘎植就在狄查莫殺一次人。后來,所有忠于偉扎大首領的家仆與各部落氏族族長都被殺光了。

第八章

天上的日月,是你的日月,也是我的日月。地上的大首領,是你的大首領,也是我的大首領。大首領與土王一脈相承。大首領以土王為大。土王是大首領中的大首領……

第九章

他們走出了土王宅邸寬大的客廳大門。

他們走在上午的陽光里。

他們前后左右鋪滿了神性。

也許,每個人都是自己的神。或者,每個人都在自己的行走中找到神性。

第十章

正在這時,狄查莫四面八方各村各寨各部落氏族的領地上牛角號的鳴叫聲此起彼伏。牛角號聲在天色漸漸暗黑的狄查莫山野上你追我趕,互相逗弄。牛角號也有公有母。公牛角號趴在母牛角號的屁股后面歡快地歌唱著。

第十一章

虛無在前面跑,我在后面追。我沒有追到虛無。我不需要追到虛無。在虛無面前,我是另一種虛無。

第十二章

前面在打仗。土王魯和嘴巴迪萊走來的一路總有好心人這樣提醒。
打什么仗?他們問。

沒名堂的仗。

這個世界上有有名堂的仗么?

第十三章

當故事接近尾聲,人也差不多只剩了個空殼。

那么多情感,那么多表達,都在自己精心設計的故事里消磨殆盡。

舉目四望,天空低沉,寒氣彌漫,冬天并沒有遠去。


【內容試讀】


活著也就這么回事。

——題記


第一章


狄查莫(地名)偉扎大首領去世了。

那是公元1098年深秋,苦蕎與燕麥在靈性的山坡上舉著金燦燦的面孔等待一把把寒光閃閃的鐮刀,凹凸不平的原野在屬于自己的季節里把玩色彩的魔術,一團團白霧在荊棘叢與亂石間做著豐收與游走的夢。

那一年,屬于第一世界的北宋王朝與屬于第二世界的西夏黨項人在一個叫平夏城的地方打仗,屬于第三世界的土王魯帶領五十六位隨從走在走走看看的路上。

他們在走走看看的路上走了五個月。

他們走了伊索地區各部落氏族與狄查莫各部落氏族地界的三分之二。

他們從希望的春天走進沉穩的秋天。

他們準備跟著密密麻麻飛舞的雪花回家。他們不知道自己其實已經走在回家的路上。

在走向伊索地區凹伙安部落的路上,他們接到了來自狄查莫沙加拉太太與嘉朵公主的傳書。

傳書是用古老的畢摩(法師)文字刻寫在一張一指寬一指長的竹片上的。內容很短,就九個字:偉扎大首領去世,速回。

土王魯坐在灰色坐騎上有些為難。他瞇起深邃的雙眼看了看五彩繽紛的山野,英俊削瘦的臉孔上有一股淡淡的遺憾在馳騁。

五個月來,他帶著自己管轄下的各部落氏族族長、大法師和謀臣一行五十六人在伊索地區與狄查莫各部落氏族地界上走走看看。

他除了收獲到來自各部落氏族的濃濃情感外,還收獲到了各部落氏族發自內心的信任與祝福。

在走走看看的一路,他隨意回顧了一下所到的各部落氏族。

他所到的部落有赫提部落、椰哈部落、黑布部落、帕藤部落、固迪部落。所到的氏族有卡拉氏族、杜里氏族、瓦格氏族、基拉氏族、沙麗氏族、樸獲氏族、朋巴氏族、甘楚氏族。

土王魯發現人丁興旺、家庭富有的部落氏族與地廣人稀、貧窮落后的部落氏族之間除了地理條件上的差異外,思想行為、生活習慣等之間也有差異。首先,各部落氏族應該具備正確的人生觀與價值觀。土王魯暗暗地想。除了具備正確的人生觀與價值觀,在各部落氏族之間還該提倡互助互愛,互通有無,互惠互利等。他騎在灰色駿馬上一路走一路想。一張屬于伊索地區各部落氏族與狄查莫各部落氏族美好生活的宏偉藍圖在他一搖一搖的腦海里慢慢形成。

走走看看的這一路,土王魯除了思考這些,他還自作主張封了九個大首領。這新封的九個大首領分別是屬于伊索地區的尤德莫雷氏新族長妲萊、檻幾彭柯氏族長斯、亢德依畢氏族長枝爾、米坨凸哈氏族長達仁與屬于狄查莫的俠則格固迪部落新族長甘楚千、羅姆西何琪氏族長嘎瑪瓊、狄雷博尼氏族長賀火、克楠義田博部落族長勾、尤德莫雷氏老族長兼帶兵官凱篤。

土王魯劃了九塊地盤,封了九位大首領。

他有自己的用意。他要當好土王,成為明君。他需要學會用人、用不錯的人、用能力與品德兼備的人。

回是必須回的。帶兵官凱篤“呲呲”兩下,然后說。

他不再是過去的帶兵官。他現在是狄查莫的大首領凱篤或凱篤大首領。當然,他被土王魯封了大首領,但還是土王魯的帶兵官。在大首領當中,他屬于身兼兩職的人。

從彌以部落居住的帕圖山回去很近。檻幾彭柯氏族長斯建議道。

多近?土王魯迫不及待。

十五天。斯回答。

他現在是大首領斯或斯大首領。他已滿二十九歲。他的身材在高大的基礎上增添了三分魁梧。他的聲音在洪亮的基礎上增添了七分深沉。他穿著一套檻幾地區彭柯氏特有的顏色單一、線條明朗的男子盛裝。他右肩膀上斜挎著一條綴著瑪瑙的英雄帶。英雄帶的末端掛著那把經常執在手上的一尺五的短劍。

那我們就走彌以部落居住的帕圖山。五十六位隨從異口同聲地說。

土王魯坐在矮小的灰色坐騎上點了點頭。

他點完頭,然后就帶著自己的五十六位隨從往狄查莫緊趕慢趕。

他們從彌以部落居住的帕圖山西面原始密林間的巖路穿了過去,沒用十五天就到了狄查莫。

土王魯他們趕到時,周邊一部分大首領和部落氏族已到狄查莫。

周邊大首領和部落氏族對偉扎大首領的辭世表現出從未有過的熱情。從未有過的熱情讓沙加拉太太、嘉朵公主和狄查莫各部落氏族多多少少有些意外。

偉扎大首領在世時,與山里山外各大首領相比,其執政水平平庸無能。他在狄查莫當了三十年(從其父親手中接過大首領權位算起)的大首領,從來沒有做過一件屬于自己的事。他三十歲那年娶了山里山外有名的美人沙加拉。他的女兒嘉朵公主滿十四歲時,沙加拉太太在回娘家的路上被潘卡大首領搶去了。他臨時封十五歲的魯為帶兵官,可見他無人可用。他讓帶兵官魯帶兵前去征戰潘卡大首領。當征戰還在征戰的路上無法回狄查莫時,他家嬌小可愛的女兒嘉朵公主又被嘎植強娶了。嘎植不但強娶了他的女兒,還奪了他的大首領權位。嘎植不僅奪了他的權位,還把他逼瘋。

嘎植無法無天。他在狄查莫各部落氏族地界上橫行霸道十五年。

十五年間,他吞并了屬于周邊大首領的許多部落氏族的地盤。

土王魯用自己的才智與勇氣打敗嘎植成為土王以來的這三年,偉扎大首領看起來已白發蒼蒼。其實,偉扎大首領并沒有像自己的模樣那么老。

他才七十七歲。

現在,七十七歲就白發蒼蒼平庸無能的偉扎大首領辭世了。

他帶著自己的悲傷失望誤解中傷辭世了。

假如一個人離開這個世界應該高高興興的話,那么,他就該高高興興。他沒有給這個世界留下半句遺言。當時,他在沙加拉太太的身邊。他與沙加拉太太做了一次從未有過的十分完美的愛。他從美麗從未改變的沙加拉太太身上下來,然后靜靜躺在沙加拉太太香氣四溢的呼吸里十分滿足地自由呼吸。

他在自己的自由呼吸里急促,在急促中一口氣上不來。

他張了張嘴,然后無比愜意地把腿一蹬,不動了。

一方大首領偉扎就這樣離開了人世。

他沒有留下自己的根(兒子)。他屬于不肖子孫。

他在自己人生的點線面上找不到一丁點兒值得驕傲的事物。

他帶走了偉扎家三百年來屬于大首領階層的輝煌與落寞。

他的葬禮倒是無比隆重。

他的葬禮從土王魯回來開始,在狄查莫舉行了整整三個月。

平庸無能也不是他的錯。凱篤“呲呲”兩下,然后說。

這個肯定的,就像被風吹飛的羊毛,假如能懂得借助第三方力量,是用不著跟著風天涯海角地辛苦的。土王魯看著遙遠的天邊輕輕地嘆了一口氣。

偉扎大首領不知道自己其實可以借助第三方力量。什么是第三方力量?第三方力量是藍色的,還是白色的?第三方力量的綽號叫什么?第三方力量的胯部內側是否長有黑痣……一切的一切,偉扎大首領不知道,也不可能知道。

所謂的第三方,其實是虛構的第三方。虛構的第三方,其實是最有可能也最不可能的第三方。第三方在深深的愛里,也在入髓的恨里。

假如一個人活在這個世界上,在不經意間學會了動用自己與生俱來的第三方,那么,這個人的一生,便是豐富多彩、離奇曲折、波瀾壯闊、風生水起。

其實,我們在自己的一生中時不時動用第三方。

第三方看不見摸不著,但可以擁有。真的可以擁有。當你無望無助,它便是你的有助有望;當你饑腸咕咕,它便是你的美味佳肴;當你疲憊不堪,它便是你的體貼入微;當你失魂落魄,他便是你的溫柔導師。它什么都可以是,也什么都可以不是。

永枝大首領也來了。

永枝大首領和偉扎大首領是隔三代的表兄弟。

之前,永枝大首領幫助潘卡大首領打偉扎大首領。永枝大首領與潘卡大首領也是表兄弟,而且他們只隔兩代。從表兄弟隔得近與遠的角度,永枝大首領肯定幫助只隔兩代的來收拾隔了三代的。

哦,原來是所隔代數的錯。小魯說。

土王魯站在一塊凸出來的石灰巖石包上。他的身邊站著差不多四歲了的小魯。小魯與土王魯長得很像,就像一對親親的父子。

當然,他們本來就是親父子。

土王魯和小魯并排站著。他們站成一大一小的山丘。土王魯是大山丘。大山丘說著屬于大人世界的大山丘的話。小魯是小山丘。小魯很小。很小的小魯思想一點也不小。他用不小的思想看著一群群走在屬于秋天的狄查莫山間小路上的從四面八方趕來奔喪的行色匆匆的大首領與部落氏族。一個多月了,認識的,不認識的,沾親帶故的,平白無故的……在狄查莫這塊算不得山清水秀的山坳里來來往往。大首領與部落氏族把偉扎大首領當作了最好的朋友,最親的親人。小魯不知道一個人離開人世為什么會有那么多山里山外的人來湊熱鬧,但知道所有的熱鬧都不是為了熱鬧本身。

死者已矣,有些淚是流給活人看的,就像有些互相觀望在小路與大路的交纏中延伸。土王魯拍了拍小魯的肩膀語重心長地說。

小魯小小的腦門上一撮兩指寬的頭發在隨風跳動。他的身上裹著一件小小的披風。他成熟穩重地拉了拉披風的領口,裝腔作勢地干咳了兩聲,吐了一把小小的唾沫。

偉扎大首領的侄子瑪剛滿二十歲。他的身子在秋風中有些單薄。他本是偉扎大首領權位的繼承人,且在狄查莫試著掌權了兩年。他沒有得到土王魯的認可。他不死心。他在土王魯身邊跑來跑去。他比土王魯的嘴巴迪萊還鞍前馬后、手腳勤快。他一直等待土王魯封他為偉扎大首領,但土王魯一直沒有。這時,他前來報告消息。

土王老爺,有美女找你。他說。

哪里來的?

她沒有說。她說不說你也應該知道。

這樣的美女我可見過不少。

有多少?

不多。

三四個?

少了。

一二十個?

多了。

十七八個吧?

對。

土王魯跟著瑪來到自己宅邸前一塊十丈寬四十丈長的玉米地邊上。

玉米地里的玉米已經收割完畢。玉米地慈祥地斜躺在那里,光禿禿的,像一位被剃光了頭發的老人。粗短的玉米茬還在。玉米茬四周,從遙遠的山外趕來奔喪的大首領與部落氏族三五成群的,有的裹著氈衣站著聊天,有的把披風墊在屁股下圍堆坐著喝酒。

你就是來找我的那個美女?土王魯問。

玉米地中間的一塊空地上,站著一位十九歲左右的美麗女子。她的眼睛深處游弋著強烈的期盼與擔憂。她身上不多的幾件金銀首飾在叮哩當啦地碰撞出不安。

美麗女子說,是的,你就是土王魯吧?

對!我是土王魯。你找我有什么事嗎?

我是為了找你而找你。你應該知道我的。

哦,是嗎?你是有些面熟。

一般的面熟?

當然不是。

你說不出怎樣一種面熟?

土王魯確實說不出怎樣一種面熟。他在自己的記憶深處搜索。他希望找到一丁半點有些面熟的由來。他沒有找到。



偉扎大首領葬禮操辦完畢那天,季節正好是冬至。

巴掌大小的雪花在狄查莫熱鬧了三個月的原野上靜靜悄悄地飄落了下來。

狄查莫的靈魂漸漸趨于平靜。

在一團一團的雪花中,三個月來從山外趕來奔喪的大首領與部落氏族正順著曲折陡峭的山路一群群離開狄查莫。

山野上,所有的雜木林落光了葉片。

葉片走完了自己的生命與愛,在大雪到來之前回歸黑色母土。它們來自腳下的黑色母土,回歸腳下的黑色母土。它們就像偉扎大首領。它們將成為黑色母土的一部分。它們會在黑色母土里找到另一個自己。

偉扎大首領在九十九個經師用九十九代遺傳下來的經書里被推算、選定。他被推算、選定在一塊凸出來的視野開闊、向陽、背靠大山的山埂上嗶嗶啵啵地火化。他在一股股濃煙里化為空氣、塵埃、霧漳。他在來自山外各大首領與各部落氏族的凝望中寧靜地成為祝福,成為下一世的希望與愛。

狄查莫各部落氏族在偉扎大首領漫長的葬禮中有吃不完的肉食與喝不完的美酒。他們忙忙碌碌。他們馬不停蹄地接待山外來的各大首領與部落氏族。他們在忙碌中收獲了不少山外各大首領與部落氏族送給的小禮物。比如,一件半新的氈衣,一張戴過兩年的絲綢頭帕,一把構造過時了的銅劍等。他們在忙碌里吃喝。他們在吃喝里哼著幸福的小調。可惜偉扎大首領只能死一次。他們在心里面感嘆。他們感嘆幸福時光的快捷與匆忙。他們看著狄查莫漸漸趨于平靜的靈魂,心中有隱隱的失落與莫名的惆悵。他們好像丟失了什么東西。

什么東西?小魯問。

習慣。瑪回答。

原來貧窮可以成為習慣,習慣可以丟失。土魯王深吸一口氣,然后悠長地感嘆。

雪花帶著神靈的心境,在偉扎大首領離開人世后一個月的時間里把狄查莫覆蓋了三次。

狄查莫在地理條件上處于山地西南方,一直以來,所謂的寒冬都不是寒冬。狄查莫的人只要加了一件氈衣或披風,所謂的寒冬就這樣半寒不寒中過去了。偉扎大首領去世后的這個冬天卻是個意外。不僅雪花飄落次數多,而且積雪尺寸厚。原來屬于地理條件的季節也可以自我轉變。偉扎大首領去世后的這個冬天特別冷。山溝里,又高又粗的冰柱發出第三世界的聲響。山路旁,冰凌子用自己的智慧凝結出各種形狀的藝術品。草木戴上了寒冬授予的金銀首飾。偶爾,有冰凍的野鳥在饑寒的路上失去方向與固有的尊嚴。

假如舉行一場盛大的尼姆搓畢(送祖靈)儀式,這個冬天就不會漫長。嘴巴迪萊看了看土王魯,說。

土王魯穿著一件深藍色的多褶大氈衣一臉嚴肅地坐在客廳內側火塘上方的高座上。火塘里的火焰在嚯嚯嚯地表達著自己的熱情。土王魯抱著一桿南方吉舍大首領送來的上等水煙筒一口接一口地學著抽水煙。他吸水煙的動作并不熟練。他每吸一口,水煙筒里的水便“咕嚕嚕”地配合一陣。

一場盛大的尼姆搓畢(送祖靈)儀式比冬天漫長嗎?土王魯停下水煙,問。

應該是的。嘴巴迪萊其實也不確定。

土王魯輕輕地吐出一縷乳白色的煙霧,他英俊成熟的中年男人臉孔上爬滿了愜意與滿足。煙筒,俗稱大碌竹,是南方各部落氏族吸煙的常用工具。一般長約三尺,直徑一拃。竹筒中部插一小銅管,是點煙絲的地方。竹筒內裝著水,上部開口處用于吸煙。據說,這樣吸煙,煙氣經過水的過濾,少了許多毒素,故而比吸旱煙有利于身體健康。在吉舍大首領生活的南方,水煙筒影響深遠,令人迷醉。你只要踏進吉舍大首領生活的南方的大地,不論在偏僻的山村里,還是在熱鬧的集市上;不論在田野上,還是在小路旁,只要有人的地方,每時每刻都會看到一幅大同小異的畫面:一個男人,彎著腰,低著頭,端坐于門前的小矮凳,或圪蹴于路邊土垛,左手托著一支長約六拃的水煙筒,右手對著水煙筒中間斜伸出來的煙嘴點著火,嘴巴貼著水煙筒上端的筒口“啪啪嗒嗒”“咕咕嘟嘟”地吸著煙。然后,吸者怡然自得地吞云吐霧。吉舍大首領送給土王魯的水煙筒由煙斗、煙倉、煙托、插管、煙釬、鑷子、鏈條組成,插管上部做成腰鼓形,煙釬和鑷子是銀質的。鏈條式樣也很別致,是白銅福祿壽禧吉祥鏈。煙托上鏤有四個畢摩文字:自摸給你。

不是你想的那個“自摸”。土魯王淡然地說。

這個當然。后面那兩個“給你”也不是我想的那個“給你”。 大首領凱篤“呲呲”兩下接道。

土王魯高座下方的火塘右側,嘴巴迪萊蹲坐在那里一邊裝著金黃色的上等煙絲一邊用銀質煙釬在煙頭里半熟練不熟練地戳來戳去。火塘另一側,大首領凱篤用細小的眼睛看著跳動的火苗。他看得認認真真。他在靜靜地思考。他思考什么?也許什么都思考,也許什么都沒思考。他一根碩大的鼻子也安安靜靜。他粗長的鼻毛彎曲在鼻孔兩邊,照樣安安靜靜。他動了動老了的嘴唇,似乎想說什么。但是,他停頓了一下,看著亮晃晃的火苗最后什么都沒說。

還是說說尼姆搓畢。嘴巴迪萊提議。

嗯,對,這個很重要。土王魯點了點頭。

他動了動被天藍色的多褶氈衣裹得嚴嚴實實的身體。他把水煙筒從自己造型精致的嘴唇邊拿了下來。

我有這么一個想法。大首領凱篤試探性提出自己的想法。

什么想法?土王魯和嘴巴迪萊把臉轉向大首領凱篤。

讓二十五年前出狄查莫征戰潘卡大首領的勇士們也跟著這次尼姆搓畢請法師超度一下。大首領凱篤眨了三下眼睛,然后慢悠悠地說。

這是一件好事。土王魯的眼睛發亮。

他用深邃的大眼睛看了看大首領凱篤。他知道大首領凱篤其實是心懷感恩的。大首領凱篤想做一件感恩的事情。

我去喊阿初法師。嘴巴迪萊站了起來。

他從土王魯的高座下方“篤篤篤地跑出了客廳。一袋煙功夫后,阿初法師席卷著一股凜冽的寒風進客廳來了。

進內側坐!土王魯招呼阿初法師坐下。

嗯,好的。阿初法師一邊進來一邊點頭。

他年齡不大,卻已是狄查莫最資深的法師。他主持過的尼姆搓畢(送祖靈)儀式達九十九次之多。他系法師始祖提畢查姆后代。他三歲就可以辨識天上飛鳥的公母,七歲學法,九歲出師。他十三歲那年,為北方的克雷大首領家主持了第一場尼姆搓畢儀式。他主持尼姆搓畢儀式風格獨特。他連續主持了九十九場尼姆搓畢。他主持的每一次尼姆搓畢風格都不一樣。他智慧無邊。他每次主持尼姆搓畢儀式一般根據主人家的各種情況不斷變化自己的風格。他的赫赫名聲傳遍山里山外三百里內各大首領與部落氏族的領地。

你來算算看。土王魯把水煙工具收好放在小木箱里,然后挺直腰桿坐了起來。

算尼姆搓畢吉日?阿初法師在火塘外側坐定,問。

對。土王魯從自己的高座上站了起來。

他把阿初法師讓進自己的左內側坐好。他比阿初法師大十歲。他把阿初法師當作長輩。他對阿初法師客客氣氣。當然,學識淵博的法師都應該受到尊敬。尊敬學識淵博的大法師,你尊重的不一定是法師本人。你尊重的是一種文化,一種信仰,一種愛的光芒與力量。何況,阿初法師為人低調,極富涵養。他除了淵博的學識,不卑不亢的處世修養也是讓土王魯尊敬的。

我算算看。阿初法師說。

他開始算。他不用翻開一卷卷厚重的畢摩經書。他用黃褐色的法師眼睛在土王魯寬敞明亮的客廳里滾動幾下,只用半袋煙的工夫就把偉扎大首領尼姆搓畢儀式的吉日算出來了。

在這個月屬馬那天。他看了看土王魯,說。

也就是大后天?

對。

土王魯有些猶豫。他覺得時間有些倉促。他看了看阿初法師,阿初法師也看了看他。他看了看大首領凱篤,大首領凱篤也看了看他。他希望大首領凱篤說點什么,但凱篤大首領什么也沒說。

還有個事。土王魯說。

什么事?

二十五年前出狄查莫去征戰潘卡大首領犧牲了的九百九十九位勇士也想讓他們跟著偉扎大首領的這次尼姆搓畢超度一下。

這個可以的,你有什么要求盡管提出來。

阿初法師二十八歲。他的法師學問卻達八十二歲。他的法師學問超越了自我。他穿著一件用棕樹皮縫制出來的造型與色彩獨具一格的法衣。他拉了拉法衣的衣角,把自己一寸寸裹緊了起來。他的聲音沉穩綿長。他一邊用黃褐色的法眼看著土王魯瘦削的臉,一邊無比細心地講解尼姆搓畢可能需要的時間與必須要走的程序。

這些我都知道。土王魯笑了笑,說。

他確實知道。他出身法師世家。他的父親是大法師西克卓。他還沒成為帶兵官、大首領、土王時就是小小的魯。小小的魯九歲就可以單獨布道場主持法事,十一歲時就為姆荷氏主持了規模盛大的尼姆搓畢(送祖靈儀式)。當時,他擁有的看不見的存在超過了念經作法的存在。他被自身的存在追殺才來到狄查莫偉扎大首領家。阿初法師知道的,土王魯大部分都知道。阿初法師不知道的,土王魯也知道一半。

我不知道的,你知道的那一半是哪一半?阿初法師打趣地問。

金黃色的那一半。土王魯神秘地眨了一下眼睛。

我不知道的,你也不知道的那一半呢?阿初法師繼續追問。

黑褐色的。

顏色是一種好東西。顏色有時可以代表學識。土王魯擁有看不見的白光。他的白光其實就是看不見的存在。其實,他自己也不清楚看不見的存在。所謂看不見的存在,其實可以存在,也可以不存在。土王魯把所謂的存在歸為黑褐色。

尼姆搓畢是什么顏色?阿初法師問。

沒有顏色。土王魯回答。

沒有顏色是什么色。阿初法師不依不饒。

什么都可以色的那種。

也什么都可以不色噶哈哈。

阿初法師轉動了一下黃褐色的法眼,認認真真地講述了尼姆搓畢的由來:那時是石爾俄特年代。石爾俄特年代的石爾俄特已經有九代“生子不見父”。石爾俄特為了尋找父親而走遍天下。后來,石爾俄特來到一個叫約木階勒的地方遇到茲尼石色。茲尼石色有意讓石爾俄特寄宿于她家,可石爾俄特拒絕了。石爾俄特的目的是尋找到父親。石爾俄特的執著讓茲尼石色十分感動。茲尼石色用謎語來暗示石爾俄特。謎語中有一個“三節不燒的柴為何物”之語,謎底就是“家中供奉的祖靈竹牌”。后來,茲尼石色告訴石爾俄特,應當把祖靈竹牌掛在墻壁上,作法之后供在神位上,祭祀之后送往巖洞中。茲尼石色叫石爾俄特娶妻生子把家庭固定下來才能生子見父。后來,石爾俄特娶茲尼石色為妻,并生下三子,從此人間便生子見父。

從此,大山深處也就有了這么一句諺語:父欠子債當推成家立業,子欠父債當數祭祖送靈。

對!就是這樣的。嘴巴迪萊說。

什么是這樣的?大首領凱篤問。

石爾俄特尋父。土王魯回答。

嘴巴迪萊的兩只眼睛一陣陣煥發出莫名其妙的光彩。他小小的心靈世界漫游著些許的激動。

又不是你尋父。大首領凱篤嘲笑嘴巴迪萊。

嗯,這個倒是。我激動過頭了。嘴巴迪萊說。

外面,雪花時下時停。狄查莫的天空跟著雪花時下時停變得時明時暗。還有更大的雪在后面等著哩。土王魯舉目望過客廳大門。他的舉目一望中有冰凍的往事在來來回回。這么一個嚴寒的狄查莫,所有回憶與期盼都精雕細琢了自己的漫長。這么一個漫長的季節,是應該收集一些屬于精神的食糧當作愛的備用的。火塘里的火還是那么旺。旺旺的火燃燒著看不見的祝福。也許,一個人活著,是應該施舍一些或多或少的祝福的。阿初法師從土王魯高座左側站起來走了出去。

土王魯要為偉扎大首領舉行尼姆搓畢,在這個漫長的寒冬。

阿初法師可有得忙了。


 

  • 上一篇:八公里火車
  • 下一篇:鏡像
  • 大家都在看 MORE>>
    校園文學聯盟 MORE>>
    河南快赢481选号方法 最新七乐彩开机号 2个平台幸运飞艇刷流水套利 幸运飞艇所有历史开奖结果 黑龙江时时开奖号码lm0 老北京pk赛车 重庆时时购买经验 pc蛋蛋小号认证规则 15选5历史开奖结果 吉林时时平台官网下载 韩国房价历史走势